不已

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纵使风云异色山陵崩  此心不移
我还是很喜欢你  纵使岁月已老雪双鬓  情深如许
我还是很喜欢你  纵使满腔意气老南阳  孤耕亦怡
我还是很喜欢你  纵使雨打梨花残满地  粉面犹忆
我还是很喜欢你  纵使天昏地暗无生迹  音笑不离
此生漫漫愁无际 共君携手笑风雨

天呐吴刚老师太可爱了!!!怎么能这么萌!剪刀手苏透了!超级可爱啊简直暴击!!!捂心~~

韩小咩男神是达康书记:

直播的吴刚老师好可爱!还是人民日报客户端靠谱!这时不时放大的吴刚老师的特写 一万个好评!承包吴刚老师在直播过程中时不时的小动作 扶眼镜的手 社会新闻时候的严肃脸 可爱的笑颜和吐舌!萌炸了!
另外 事实证明 我真的是吴刚老师美手的脑残粉啊! ​​​

情诗 01

昭白  校园AU

OOC预警!!!


“白大哥,老规矩,放学一起走啊!”一个脑袋从二楼的窗户里伸出来,嗓门儿大得传遍了半个操场。站在篮球场中央的白起只脸红了一瞬,便没事人似的扭头去看,那人整张脸都笼罩在广玉兰参参差差的阴影中,叫人看不真切,只有头顶的发被阳光浸成了金黄色,闪闪亮亮的。

就像渍了蜜糖。白起心想。

那个脑袋缩得极快,白起正想抬手打个招呼,就不见了人影,只有窗还开着,黑洞洞地往里灌风。从他这个角度是看不见教室里的事物的,再说,距离也太远了。

在失落些什么呢?白起莫名攥了攥拳头。

突然身后似有重物飞来,一个拧身扣住不知是谁扔来的篮球,白起只觉得有点火大,视线缓缓扫过对面隐隐约约站成一团的人,想要发泄什么的冲动来得正是时候。随意的转了两圈手里的球,他垂着眼帘往前踏了一步。

“单挑吧。”

事情是这样的。

本来学校的球场,向来都是先到先得,偏生高二出了个篮球社,非说租了球场练习,虽说白纸黑字红印章确实都有,道理在这儿,偏生他又不常常用,这不占着茅坑不拉屎嘛。这不,高一的放学后看没人打球,加之篮球赛快到了,就脱了外套撸袖子上了场,结果,被人抓包了。本来各退一步就能了了的事儿,偏生学长们飞扬跋扈,不接受道歉要打比赛用实力决胜负,这才变成如今的局面。

白起只是高一的小子们搬来的救兵,也就是个外援。现在外援要强出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呦呵,口气还挺大呀,这我们老大赢了你也不光彩啊,不叫几个帮手?”对面的二号挑衅道。

“误会了。我一个,对你们全部。足够了。”

一听这话可不得了,高二的学长们变了脸。

“怎么,这是看不起我们?白起是吧,仗着自己是个名人就这么嚣张。”看似篮球社老大的人抱臂上前一步,冷笑道。

白起定定地看了那人两眼,突然低头短促的笑了下,眨眼间又收敛起来,快得那浅浅的笑容像是幻觉。

“不打,我就走了。”说罢他随手把球扔过去便转身准备离开。

“别!”身后的人急急出声,看他停了身子,又赶忙添了句,“先说好,这可不算我们以多欺少!”看白起无所谓地点点头,才松了口气。

开玩笑,怎么可能不打!他们从来只听说过白起体育全能,多么多么厉害,却也从没领教过,全因为白起从不与人打比赛,甚至体育课时都不在操场上多待,听高一的说他是在教室里做语文试卷。

谁信啊!

不过无论如何,白起这人似乎是一下子就冒出来的,人又特别低调,他们早存了较量的心思,奈何一直找不到机会,总不能找上门去求人家恨自己来一场交流身心的比赛吧。所以这次的比赛难能可贵,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一想到自己即将打败鼎鼎有名的白起,赵括就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脑子里仿佛有个小人在手舞足蹈,自从他当上篮球社的社长,这种似乎碰到对手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想一想就已经热血沸腾了呢!

于是,一分钟后,赵括人生中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绝望。

“包围啊,愣在那儿干嘛!围上去!都给我围上去!”赵括气急败坏地吼道,急得通红的脸上青筋毕露。

短短一分钟,趁着赵括一方还未反应过来形成有效拦截的空当,白起婉若神明一般飞快地带球过人、投篮,得分!

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对方的拦截仿佛是慢动作的虚招一般,构不成半点威胁。往往是别人的手刚伸过来抢球,他已经连人带球前进了一个身位格!

这他喵是人的速度吗!这是犯规吧!赵括目瞪口呆,眼看着一场篮球赛转眼变成了白起的个人秀场,直恨得牙痒痒,一情绪激动声音又拔高了几个调,整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随着赵括全队隐隐呈现包围的态势向白起逼近,周围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渐渐弱了下去,场外的观众也紧张得屏住呼吸。


天下 01

昭婉属于大秦,OOC属于我。

“寡人不知大将军心中作何想法。”端坐于长案对面的王者突然身体前倾,凑近了对面武将的脸,认真的神情似是想把对面那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看得透透彻彻。

然而那人并不给机会,他一直垂着头,以一副恭谨的姿态。

这样,那高高在上的王者若是想藉由表情看透人心,只得纡尊降贵地低下身子从下方去望,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三根手指挑起武将的下颚,迫得他避无可避抬起头来,君王不知何时竟半边身子越过几案,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直直地撞进了那双神色有些躲闪的眼中。

“将军想要什么,大可说与寡人听,以将军的功绩,高官厚禄香车美人,何物不可!”

无论是寡人给得了的,还是给不了的。那双眼带着几分调笑,似是在说。

白起忽然觉得有点头晕,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这不对劲。他想。

从那封言辞飘忽邀他单独议事的王命,到安安静静陆续垂首撤出的侍者,从层层合上的重重宫门,到君王直截了当但又暧昧模糊的问话,一切的一切,似乎都笼罩在一种奇异的氛围中,叫他道不明、猜不透。

他不知道这种近在毫厘的两两相望持续了多久,也许只在一眨眼,又也许僵持了小半柱香,但当他意识清醒之时,两人已是呼吸相闻了。白起蓦地僵直了身子,他不知道那一瞬间如闪电般掠过脑海的想法是什么,或许是不敢相信。

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一个冰冷的、轻得像柳絮的吻落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一般随即又离开。白起的神经霎时崩成了直线,双手无措地支在一旁,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推拒。

唉······嬴稷略微起身,眼皮一抬便洞悉了白起那七分惊疑、两分无措和着一分不清不楚的东西,长叹一声,原本抵着他下颚的手指忽而抚上他的眉眼,细细描摹。

这张脸孔早已不复当年燕国初见时那般英气勃勃,锐不可当。常年的征战、风雨的侵蚀,将年少的面容打磨成了如今坚毅、沉稳的模样,夺目的锐气尽皆内敛,就像宝剑藏锋,外表朴素古拙,但一日出鞘,那便必要饮饱了血。

野心勃勃的君王从他的将军身上看到的,是天下。

【贺红】那天晚上 1


接“回家”那一段,就事情搞定后毛毛在贺天家做了饭散伙回家时哭唧唧那段

本来当时就想写了,但某蠢懒癌晚期硬拖到现在

新手司机上路

开得不好请见谅

一心只想开车系列,能说看了毛毛的眼泪后只想艹到他哭吗


“以后别一个人硬撑了。”贺天懒洋洋地背转身,大手一挥看似不经意实则安抚地拍了拍莫关山的头,力道轻柔。

莫关山步子顿了顿,那只手明明只和自己支棱着红毛的脑袋接触了一下,他却突然觉得心脏一阵钝钝地疼,一股子酸涩感在鼻腔中蔓延,莫关山发觉他有点压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该死的!这操蛋的!莫关山狠狠地擦着通红的眼角,恨不得把皮擦破的力道。他痛恨自己软弱的姿态!

下意识的忽略心中那点小小的心悸,深呼吸两下,莫关山终于心情稍稍平复,那些似乎是从心底涌出的诉说着委屈和动容的眼泪已经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未存在过。莫关山习惯性地皱了皱眉,飞快的迈动步子向外走,不知是急着回家还是急着逃离这个让他倍感压抑的地方。

突然,一股大力扯住了莫关山的右臂,莫关山一下子站立不稳,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后背“砰”的重重撞上了走廊的玻璃幕墙。一阵剧痛瞬间传到莫关山的大脑。

“你他妈有病啊!”莫关山破口大骂,圆睁着眼睛瞪着面前死死抓住他的人,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

这人不是刚走的贺天还能有谁!

“贺天你放开老子!”

莫关山此时整个人被贺天压在墙上动弹不得,贺天左手紧紧箍住莫关山的右臂,右手死死按住莫关山的左肩。贺天力气大得很,也不知是发了什么疯,莫关山挣扎两下反而被按得更紧,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

贺天只是静静地看着莫关山,不说一句话,也不放手,神色晦暗。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

贺天其实本来也是往回走的,只是当他不经意地往旁边一瞥,突然从亮的反光的墙上看到平日里老子天下第一的红毛委委屈屈低头偷偷抹眼泪的样子,就一步也迈不开了,只觉得心头一阵邪火翻腾,说是愤怒吧又带了一丝不明不白的痒。那感觉是什么呢?贺天懒得思考也没法再思考,那火气烧得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干他!

于是,在贺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先于他的意识制住了莫关山,只是,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现下他压着莫关山,那些暴虐的情绪又渐渐淡了,贺天俯视着笼罩在他阴影里骂骂咧咧的小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要不怎么会觉得那段圆润白皙的脖子这么勾人呢?

既然不想放开不想阻止,那就、将错就错好了。

果然红色显白啊······贺天迷迷糊糊埋下头去的时候这样想到。

“你、你想干嘛!”莫关山看着贺天越来越近的脸直觉得心里发慌。

只见贺天戏谑的凑近莫关山的脸,然后微微偏头错开鼻尖,低垂着眼缓缓碾压两人之间的缝隙,呼吸交错,唇与唇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莫关山诡异的没有挣扎,只是怔怔地看着贺天低垂的眉眼。

三厘米、二厘米、一厘米······

莫关山猛地闭上了眼。

贺天突然坏心地停了下来,两人暧昧的姿势离一个吻只差半分,莫关山紧闭的眼帘不住颤抖,那眼睫毛一抖一抖的,贺天只觉得自己心尖上好像被什么挠了一下。

然后,贺天的唇离开了。

欸?

莫关山闭着眼睛紧张地等了十秒,什么都没有发生,于是试探的睁开眼,此时贺天的脑袋已经从他面前移开。莫关山心下终于松了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一点他努力想要忽视的类似期待落空的复杂感。

所以我到底是在失落个什么劲儿啊!干!莫关山心想。

然而下一秒,莫关山就觉得不对劲了,有湿热的、温暖的气息一下一下的在自己脖子间扫来扫去,然后是什么黏腻地、温暖的、湿滑的物体在那一小块皮肤上辗转逡巡。

莫关山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炸成了烟花,当他反应过来贺天在色情的舔自己脖子时,终于炸毛了。

“贺天我艹你大——嗯啊~~”尾音陡然拔了个调,进到某人耳里竟无端带了几分勾人的甜腻感。莫关山被自己喑哑的声音吓了一跳,赶忙闭上了嘴,脸和脖子已然红成一片。鬼使神差的,莫关山没有推开贺天。

脖子是敏感点啊······贺天迷迷糊糊想到,只觉得自己情况有些不妙。

好像,有点控制不住了啊,只是,居然不躲?贺天眯了眯眼,慢慢舔过他刚刚在莫关山脖子上咬出的牙印,感受到莫关山身子猛地一抖,终于肯直起身来。

贺天定定地盯着莫关山看了半晌,搞得莫关山也不知道他想干嘛,又想到贺天莫名其妙的暧昧举动,莫关山更加不知道如何自处,只好眼珠子乱转飘来飘去,就是不落在贺天身上。

“这可糟糕了。”贺天眼神有些复杂地喃喃道,突然拉过莫关山的右手,一把按在自己身下某个部位,那里已经隐隐有隆起的形状。

莫关山还没反应过来手下的东西是什么,怔怔地没有说话,贺天索性按着他的手在那团处轻轻揉搓起来,双眼微闭,呼吸也渐渐粗重。

“我艹贺天你唔——”莫关山在震惊后终于反应过来贺天在干嘛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狠狠地捏住了下巴,随即贺天的唇粗暴地碾了上去,辗转几下便把舌头从莫关山未闭紧的牙缝中塞进去,用力地吮吸、缠绕、舔吻。

莫关山终于想把贺天推开,奈何此时他只有一只手可以活动,贺天整个人欺身压着他,他根本活动不开。

莫关山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右手下的东西正越胀越大,同为男人,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莫关山心中莫名生出一丝羞窘,和着几分情愫,手下推据的力道不知不觉轻了下来。

贺天粗暴地碾压着莫关山的双唇,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灵活的舌头舔过莫关山的牙齿,搔刮着他的上颚,又顶住他的牙关,不让它闭合,唇舌交缠的啧啧水声在空旷的楼道间格外清晰。

莫关山脑子里一片混沌,不知不觉做出了回应,舌尖主动缠上去的一刻,贺天动作顿了下,随即便是如狂风骤雨般更加激烈的攻势。

不够不够还是不够!贺天只觉得心中燃起了一团火,浑身燥热,任他疯狂的挑逗莫关山的唇舌,舔舐他的牙齿,还是根本无法满足。这样不行,还要更深、更多,贺天心想。

放开了对莫关山的桎梏,原本掐着莫关山下巴的手移到脑后,胡乱揉了几把红色的头发,贺天使劲将莫关山按向自己。强硬地将大腿挤进莫关山两腿之间缓慢地厮磨,一只手在黑色外套下不轻不重的揉捏那人劲瘦柔韧的腰肢,贺天几乎整个人都覆在莫关山身上,强迫他打开身体,随着自己的节奏沉沦。

莫关山只觉得自己被吻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这不同于上次匆匆结束的那个吻,这个吻和给予这个吻的贺天一样霸道,让人不容拒绝,莫关山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染上了贺天的味道,只能在贺天的抚弄下颤抖、沉醉。

隔着衣服的抚摸似隔靴搔痒,贺天不满足的撩开莫关山的T恤,亲昵地磨蹭几下莫关山的唇角,将手指探了进去。

甫一摸上柔软的肌肤,贺天就迫不及待的将整个手掌覆了上去,滚烫的皮肤、微微颤抖的身躯,无一不让贺天沉迷。恶劣地用胯部顶弄莫关山的下身,贺天轻柔地来回抚弄身下这人光滑的背、削瘦的蝴蝶骨,冰凉的手指激得温热的皮肤战起一个个小疙瘩,又在手掌的揉搓下消失。

占有这个人!占有他!贺天整个身体都在叫嚣。

当贺天的手不满足的滑进莫关山的内裤时,莫关山顿时寒毛直竖,脑子里警报大作,一下子清醒过来。脑后扣紧的大手、口腔里肆虐的舌头、在下身作乱的手指、挤在自己身上的温热躯体,莫关山这才感觉到处境之糟糕,而他自己的手,此时正放在贺天饱满的胸肌上,一股子欲拒还迎的姿态。

尴尬了一秒钟,莫关山暗暗鼓气猛地用力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