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已

天下 01

昭婉属于大秦,OOC属于我。

“寡人不知大将军心中作何想法。”端坐于长案对面的王者突然身体前倾,凑近了对面武将的脸,认真的神情似是想把对面那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看得透透彻彻。

然而那人并不给机会,他一直垂着头,以一副恭谨的姿态。

这样,那高高在上的王者若是想藉由表情看透人心,只得纡尊降贵地低下身子从下方去望,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三根手指挑起武将的下颚,迫得他避无可避抬起头来,君王不知何时竟半边身子越过几案,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直直地撞进了那双神色有些躲闪的眼中。

“将军想要什么,大可说与寡人听,以将军的功绩,高官厚禄香车美人,何物不可!”

无论是寡人给得了的,还是给不了的。那双眼带着几分调笑,似是在说。

白起忽然觉得有点头晕,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这不对劲。他想。

从那封言辞飘忽邀他单独议事的王命,到安安静静陆续垂首撤出的侍者,从层层合上的重重宫门,到君王直截了当但又暧昧模糊的问话,一切的一切,似乎都笼罩在一种奇异的氛围中,叫他道不明、猜不透。

他不知道这种近在毫厘的两两相望持续了多久,也许只在一眨眼,又也许僵持了小半柱香,但当他意识清醒之时,两人已是呼吸相闻了。白起蓦地僵直了身子,他不知道那一瞬间如闪电般掠过脑海的想法是什么,或许是不敢相信。

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一个冰冷的、轻得像柳絮的吻落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一般随即又离开。白起的神经霎时崩成了直线,双手无措地支在一旁,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推拒。

唉······嬴稷略微起身,眼皮一抬便洞悉了白起那七分惊疑、两分无措和着一分不清不楚的东西,长叹一声,原本抵着他下颚的手指忽而抚上他的眉眼,细细描摹。

这张脸孔早已不复当年燕国初见时那般英气勃勃,锐不可当。常年的征战、风雨的侵蚀,将年少的面容打磨成了如今坚毅、沉稳的模样,夺目的锐气尽皆内敛,就像宝剑藏锋,外表朴素古拙,但一日出鞘,那便必要饮饱了血。

野心勃勃的君王从他的将军身上看到的,是天下。

评论

热度(2)